關於天水圍,深圳,以及一些其他的什麽

天水圍濕地公園
天水圍濕地公園

天水圍濕地公園,一個神話今天就此終結。

很早以前就聽說過這個香港濕地公園,印象中她應該是一個遼闊美麗的地方。很多次都想前往一探究竟,但終没有實現,直到今天,才真正進入這個公園,然而,他完全没有想像中的美麗,不過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濕地,加上無數的人工設施,已然絲毫没有自然的天成。失望之餘,加上傾盆大雨不期而至,狼狽的要把野餐布拿出來擋雨,結果還是渾身濕透。不過倒也高興,想想看平日也難得有機會在大雨中如此狼狽。

天水圍濕地公園
天水圍濕地公園

是在想不出這香港濕地公園有什麽能够讓我留戀的地方。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避雨亭中遇到的毛蟲,色彩斑斕,以及一些讓人看着就不由的想起『異性』的蟲繭。

讓人望而生厭的毛蟲
讓人望而生厭的毛蟲

奇怪的蟲繭
奇怪的蟲繭

說起天水圍,早前看過一個介紹天水圍的視頻,感觸頗深。親臨天水圍,才會切身感覺到這裡真的是一座『睡城』。周圍放眼望去,基本上全部都是高聳的居民樓,完全没有印象中香港的繁忙。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1980年代初,港英政府有意為發展新市鎮以配合人口的增加。1982年香港政府和長江實業達成協議,港英政府宣佈收購天水圍的全部土地,並改由港英政府發展天水圍新市鎮。1980年代末,港英政府展開了天水圍新市鎮的發展,周邊的魚塘被填平並發展成為以住宅為主的新社區。不過,2010年12月6日英文《南華早報》揭露:原來當時的港英政府與Mightycity地產發展公司(長江實業持有股份的公司)簽訂密議(正式名稱叫「私人備忘錄」Private Memorandum),限制政府不得在該區另行發展商業,以免妨礙其私人屋苑(即後期發展的嘉湖山莊)的商業收益。這項秘密協議是天水圍種種問題的根源,政府受協議約束,難以在天水圍建設基本商業設施,以致區內經濟無從發展,居民無法在區內謀生,而跨區工作又需負擔高昂交通費用,為日後天水圍的種種社區問題種下禍根,亦引致諸如失業、家暴等問題叢生。』。

從濕地公園出來,一路北上,奔去深圳。因爲天水圍距離深圳灣口岸實在方便,乘坐B2P一會即可到達。

是次深圳之行本没有什么值得記錄的,不外乎吃喝玩樂。但是有些東西又是必需記錄,記住的。借助iPhone手機的一個功能,找到了 Wendong 的位置,於是我便和 Mabel 根據地圖的指引前往拜訪。去拜訪他之前其實心中還是有點嘀咕,事先没有約定,完全不知道他此時在做什麽,是否有空,貿然拜訪,會不會影響他的生活和計劃。後來見到 Wendong ,不知道爲什麽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或許是有那麽一段時間没见他了,這小子之前朝夕相見,已然成爲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和他聊天的過程中,他一如既往的笑呵呵,給人感覺很溫和很舒服。後來又大方請我們吃椰子雞,護送我們去大梅沙。種種,都讓我发自内心的欣賞這個朋友。對待朋友的一絲不苟,從來不計較得失,不管發生什麽都是笑呵呵,能有這樣的朋友,實乃我幸。

晚上,於沙頭角口岸入境香港。現在坐在電腦前,回憶今天的一幕幕,挺好。

今天的GPS路線記錄,由於追蹤程式被某『强迫症』患者關閉,導致大半時間没有追蹤數據。在此表示遺憾。

今天的GPS路線記錄,由於追蹤程式被某『强迫症』患者關閉,導致大半時間没有記錄
今天的GPS路線記錄,由於追蹤程式被某『强迫症』患者關閉,導致大半時間没有記錄

0 條評論

尚未有任何評論,歡迎在下方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