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之國 Day 6 費特希耶 再次起飛

Day 6 Tips:

  • 滑翔傘基本上全是國人在參加,不想扎堆的要考慮清楚。
  • 滑翔傘不能自帶攝影設備。
  • 滑翔傘整個活動耗時大約三小時。

在費特希耶的經歷也算是此次土耳其之行印象最深刻的一天了。這裡集中了極好和極不好的印象。

費特希耶最出名的是死海,周圍的各種島嶼以及應運而生的極限運動﹣滑翔傘。這也是我們選擇這裡作為第六天的目的地的原因。很早前就希望能夠嘗試一下滑翔傘,但因為各種原因阻滯,竟在土耳其實現了這個由來已久的夢想。通宵巴士早上很早就到達費特希耶,巴士站距離我們住的酒店有一段距離。但是正如前文所述,我們剛下巴士正準備Google Map尋找前往酒店的方式時一個當地人竟然走了過來,問我們是不是某某某,於是我們就這樣神一般的被Pick Up了,雖然接送服務在預定中包括,但因為不報太大期望,能順利的和司機接頭,也是很意外的。

費特希耶的酒店是全程中最貴的,但不知是不是因為土耳其的物價高,酒店的質量也和我期望中的有一段差距。由於時間太早不能Check In,我們只得在大堂內等候,大堂小哥很好的送了我們早餐,所以等待的時間也是蠻輕鬆的。早餐不錯,環境很舒服,看的到美麗的海港,就這麼慢慢的坐著,也是一種享受。

3

九點鐘,滑翔傘的公司準時來酒店Pick Up,大約半小時輾轉于各個酒店,一車人坐滿,前往滑翔傘公司。進了公司大堂等候,我也是徹底無言以對了。整個大廳估計幾百人,放眼望去95%都是同胞。感嘆祖國的強大。

待到裝備好GoPro等設備,竟然被告知不能自帶攝像設備,所謂安全考慮。失望之極,但也沒有辦法只得服從。很快聽到職員叫我們酒店的名子,然後就乘坐一架小車,出發!大約二十分鐘的車程,去到了山頂的一座平台,眾人下車,準備裝備。待到我準備完畢往後一望,竟然發現其他人都坐車離開了,說實話此時心頭略過一絲緊張,問教練得知他們因為氣流原因前往更高的地方起飛。哈哈,於是我就成了唯一的一個在這裡起飛的人。

滑翔傘最刺激的要屬起飛的那一剎那了。教練說我太胖,要我加速跑才行,當時還蠻擔心的,聽到他的一聲令下之後狂跑,但事實上其實基本無法控制,因為自己被綁在他身上,基本無法著地。還沒來得及想竟然發現已經騰空了。在滑翔傘上的視覺衝擊力無法用言語形容。風在耳邊呼呼的吹過,腳下就是藍的很透徹的死海。整個飛翔的過程很平穩,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在被這前所未見的景象震撼著,那一刻,真正屬於自己,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享受那一刻。在徵得你的同意後,教練會進行一些旋轉動作,那感覺就好像垂直過山車俯衝的那一剎那,失重感會另到身體很不舒服,頭暈,腸胃翻滾,但感覺很奇特,還是很值得一試的。飛翔過程中,教練會為你拍照,這些照片之後可以自費購買。大約15分鐘左右,滑翔傘平穩的降落在沙灘上,在沙灘上竟然遇到了之前節目中寧靜的教練,他自豪地向我展示他和寧靜的合影。很有趣的土耳其人。

6

滑翔傘結束後大約中午時分,在酒店辦理入住之後在酒店修整了一下,下午便出去吃晚餐。在海港附近遇到了一個很友善的大叔,向我們介紹了前往下一站 Izmir 的巴士站。

晚餐用畢,便準備在附近走走。碼頭附近有一條步行街,那裡有各式各樣的酒吧以及工藝品售賣小店。其中一家手工店鋪的老闆,在得知我們來自中國之後很嚴肅的問我們 “Why Chinese people are killing Muslims in China?”,當時有點意外會被問到這樣的問題,也只能說我們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現在想想看,也難怪他們會有這樣的問題。當新聞鋪天蓋地的報導著一些其他國家對自己的信仰不尊重的事情後,見到這個國家的人,自然或充滿疑問甚至心生氣憤。後來,又遇到另外一個店舖的人,看到了我脖子上掛著的十字架,又走過來問 “Do you know what is that? Are you Christian? Most of Chinese people are Buddhist so why you are Christian? If you are Christian you should help people, look at the boy over there, go help him!! Christian is not just wearing the cross in your neck … ”  這些問題,著實有些令人不舒服。信仰本是非常隱私的東西。我信什麼關你屁事,我也是出於禮貌有問必答的和他對話,現在想想看真是多餘。

費特希耶的一日就這樣結束。這一天除了滑翔傘之外過得似乎並不太有意義。既沒有好好的感受這個地方,也沒有與太多的人接觸,反倒是留下了一絲不愉快的經歷。想想看其實可以安排的更緊湊一點,滑翔傘結束後直接前往下一站,應該可以省下更多的時間。

0 條評論

尚未有任何評論,歡迎在下方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